十万大军送瘟神 黄石市阳新县广电局退休干部 赵恢柏

来源:市委老干部局 时间:2017/9/12 8:31:20


  1975年严冬季节,阳新富河下游的百里湖滩,红旗飘飘、机声隆隆、车如流水、人如潮涌,十万大军开展了一场围堤治水灭螺的大会战。

阳新是个血吸虫病的重灾区。解放后,对富河上游进行了治理,灭螺面积达16万亩。但富河下游却没有根治,23万人民仍然受血吸虫病的威胁。中共阳新县委经过实地调研勘察,制定了“一河两堤,河湖分家,逼水入江”的施工方案,作出了“举旗抓纲学大寨,各级干部齐上阵,十万大军送瘟神”的决定,一时间,十万大军投入战场,不少干部群众百里迢迢,把睡摇箩窝的婴幼儿也带入了工地,万颗红心想一处,同心协力修大堤。那时,我在宏卿公社担任党委委员团委书记,随公社领导和干部一起上了工地。在工地上两个月时间,耳闻目睹了宏卿公社干部与群众做到“四个一”,赢得民心的真实场景,也可以说是全县整个治水灭螺工地上的一个缩影。

一、干部与群众一样住茅草工棚。宏卿民工团团长是年近半百的公社党委书记蔡有余,副团长均为公社的管委会主任和几名党委副书记、副主任。他们带领公社全体干部一上工地就同群众一起忙着盖工棚。公社干部的工棚既作住宿又作团部指挥所,一举两用。工棚架子材料是购买的大小毛竹,天盖的是芭茅。棚顶高度不足3米,地面是潮湿的荒草湖地。床架床板用竹子做成,一个工棚内左右两边各一排统铺,统铺上铺上稻草。工棚直到晚上11点多盖好,一个统铺睡20几名干部,公社到工地的全体干部住在一个工棚里。有的干部因太累倒下铺就有了鼾声。蔡书记是个爱民如子的领导,他不仅带头参加盖工棚,还带领党委班子成员分别到各大队检查指导盖工棚,见民工“安乐富”基本盖好了,他们才回团部工棚睡觉,那时已快次日凌晨1点。记得当晚我睡下后,不由自主地韵了几句顺口溜:“竹子搭架草做墙,众人同睡统铺上,治水灭螺大会战,短时艰苦又何妨?”就是这样,我们在工棚落脚了近两个月,工程完工返家时对此还有些依恋难舍呢!

二、干部与群众一同吃土罐子蒸饭。工地上干部与群众吃饭一个样,没有什么特殊。公社干部的食堂是用油毛毯搭起的棚子,灶台是在地面上用土垒起的,上面架上蒸笼,既简便又适用。一天三餐,几乎餐餐以吃糙米饭为主,偶尔吃点面食。10天半月吃一次红烧肉或萝卜煮鱼,不喝酒,也算是加一餐。米饭全是用一个一个的圆型土罐子蒸,土罐蒸饭在整个工地普遍化,一罐一般为半斤大米,用现代观念很环保。那时,干部们的饭量均比较大,一餐要吃一罐半或两罐饭,也就是六七两或一斤米饭,蔬菜以大白菜,包菜,萝卜“当家”。因为天天强劳动量,油水少,消耗大,饿得快,不吃半斤八两,难以保持冲天干劲。有人作打油诗曰:“土罐蒸饭香,白菜萝卜汤,餐餐肚子圆,心情多舒畅”。

三、干部与群众一起拉人力车。治水灭螺围堤缺乏机械操作,一个公社的大堤不过一二台压土机,主体是人力车,扁担挑。公社干部都分配到各大队蹲点包干负责。大家充分履行工作责任,生怕蹲点包干的大队在工地围堤进展上落伍,都有一鼓力争上游夺红旗的士气。干部们除了切实做好基层干部和群众的思想政治工作,帮助解决实际困难与问题外,几乎天天与群众摸爬滚打在一起,晴天加油干,小雨不歇肩。一支扁担两只筐,或与2—3名群众联成一个组,一部人力车推拉土。担土一天要担百多担,车拉一天要拉六七十余车。一人一天平均要完成2—3个土方。公社干部也像个地地道道的强壮劳动力。群众见干部与他们一样吃苦耐劳,出力流汗,打心眼服气满意。工地上长期保持着旺盛的斗志,争先的勇气。大堤日进度一天比一天高,个个大队都能完成或超额完成当天团部下达的土方量任务。

四、干部与群众一块突击夜战。为了抢晴天,战阴天,斗雨天,按时完成县指挥部下达宏卿公社的围堤工程任务。宏卿公社工地与全县围堤工地,经常夜晚打突击战。工地上灯火通明,车来人往,你追我赶,热气腾腾,个个生龙活虎人人有使不完的劲,尽管白天劳累了一天,夜晚突击也没有叫苦喊累的。夜晚打突击战,自然公社干部带头冲锋陷阵。大家总是晚饭一丢下饭罐,就各自奔赴所蹲点的大队工地,与群众一块担土拉车,一般一晚要打突击战2或3个小时,干部领了头,群众劲头添。工地上不时回荡着快乐的劳动号子,场面十分感人。那种干群关系密切,同心同德奋斗的场景,至今令我难忘。由于干群关系密切,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,宏卿公社的围堤任务保质保量完成,得到了充分肯定和赞扬。

现在,经济发展机械发达了,生产力得到解放。再搞大的水利建设,用不着打人海战役,靠扁担了。但我想,过去人民群众的那种胸怀大局艰苦奋斗的崇高精神,干部那种与人民群众密切联系、风雨同舟的优良作风,应大力弘扬。